我的创业公司倒闭了”

创投
2019
08/10
09:00
正和岛
分享
评论

热情,暂时降温。

在经历了前几年的创业大潮之后,2019 年,风口不再涌现,资本走向谨慎,即便是大公司,也面临诸多挑战和不确定性。许多创业者不得不停下了创业的步伐,市场对还未退场的创业者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此次我们采访了 6 位选择在 2019 年关掉公司的创业者。他们失败的原因各不相同,有人是因为资金链断裂,而选择及时止损;有人是因为公司内部分歧和外部挤压,不得不退出市场。身在创业一线的他们,最直观地感受到了,今年创业和资本的环境依旧寒冷:市场萎缩、融资困难。

" 行业报告说各个行业都还在增长,可实际情况是,家家都在裁员。"

" 花了一周时间清仓了 7 万条皮裤和 2 万支口红,才把 20 多名员工的工资都结清。"

" 去年下半年有两家资本决定投我们,尽调都做完了,但到了年底,对方告诉我们没有钱了。"

" 光服务器每月成本就要六七万,几个合伙人开始自己往里贴钱,最后每个月还是要赔不少。"

经过几年的打拼,创业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。多名接受采访的创业者向我们表示,虽然他们选择暂时离场,在创业过程中也遇到了种种心酸和难题,但他们都没有遗憾。如果再有一次机会,他们依然会选择再次创业。

转型多次失败后

我的创业心依然没死

—— Lily 小商品供应链创业者

创业需要一颗不安分的心,而我,用我妈的话说,是 " 从小主意就特别正 ",拿定主意的事就一定要去试。

2015 年,我辞职离开北京去天津创业,入驻了南开区的一个孵化器。我们讲的故事是帮助商家打造 " 朋友圈里的聚划算 ",即一个为商家服务的小商品供应链。小商品由我们找厂家订制、供货,同时我们还在同一个孵化器里找到了一家合作的物流公司,帮我们解决发货和仓储的问题。

大概用了半年,项目走上正轨,平均一天发货 2 万单,一单净利润是 2 至 3 元,一天能挣 4 至 6 万。鼎盛时期,我们的秒杀活动,半小时就能卖出 1.5 万单,口红一年能卖出 500 万支。这样的势头从 2016 年中旬持续到 2017 年中旬,回想起来真是美好。

但从那以后,我们就开始走下坡路。一方面是我们自己没有风险意识,没有组建技术团队,全都依赖和我们合作的物流公司,另一方面是外部竞争越来越激烈。

THE END
广告、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科技资讯_智能硬件_人工智能_创智网-读懂未来&科技的观点和立场。

相关热点

热情,暂时降温。 在经历了前几年的创业大潮之后,2019 年,风口不再涌现,资本走向谨慎,即便是大公司,也面临诸多挑战和不确定性。许多创业者不得不停下了创业的步伐,市场对还未退场的创业者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 此次我们采访了 6
创投
2018 年," 打工仔 " 梁斐的月收入是 1633 元。按照四川省最低工资标准 1780 元 / 月来算,他的收入甚至没达到最低标准。 但梁斐所任职的公司并非一家 " 黑作坊 ",而是四川金顶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,一家 A 股老牌上市公司,四川省百强企业。按
创投
说的可能都是真心话, 但不一定都是 " 真话 "。 抱歉。今天可能要泼一点冷水了。 成功的大佬愿意分享经验,勤奋努力的人愿意学习,这很好。 但有时候,大佬们的成功经验里,可能没有几句是真话。 有些是无心之举,有些是故意为之。 有一
创投
东南亚是个神奇而又魔幻的地方。 说那里离中国近,又不是很近,毕竟是跨国了,去抓人也没那么容易。 离中国远,又不是很远,毕竟出入境也方便,文化也相通。 当这种微妙的距离配上东南亚各国捉急的发展水平以及东南亚各国 ZF 们要钱不要
创投
面对全球万亿美元级别的健康产业富矿,富有洞察力的龙头企业们正在走向联盟式发展。在 8 月 7 日举行的 2019 中国国际健康产业峰会上,中国乳业龙头伊利集团携手合作伙伴共同成立 " 全球健康合作伙伴发展联盟 "。伊利集团董事长潘刚在大会
创投

相关推荐

1
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