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互联网不需要“春天”

业界
2019
09/27
18:08
文/歪道道
分享
评论

2013年,梁建章临危受命、宣布回归,彼时一直位居在线旅游老大位置的携程,被一群后起之秀打得找不着北,这让原本安心去斯坦福念经济学博士的他不得不火速回国。差不多在同一时间,盛大衰落的预兆已经越来越明显。年初从财报可见,盛大游戏被畅游超越,首次跌出我国游戏行业的前三阵营。

这是上海互联网先驱企业的动荡之年,尽管两年后,携程已从危机中逃脱,盛大文学和腾讯文学整合孕育出新的阅文集团,但上海逐渐远离互联网商业竞争的中心。

当然,上海仍不乏新的创业者。2015年前后,李斌聚集了一群顶级投资人联合成立了蔚来,而黄峥选择在此地创建新电商平台拼多多,他们和后来的小红书、趣头条等新秀一同组成了现在上海互联网的版图。

但相对应地,上海也恰好集结了国内最具争议的一群互联网公司,他们频繁徘徊于舆论和监管的风口浪尖,似乎也让上海争夺互联网阵地充满着不确定性。

上海精英的“五环外”烦恼

上海的互联网公司普遍进入一个多事之秋。

3·15晚会前夕,小红书被爆出“种草”笔记代写、数据造假,时隔数月,小红书从安卓应用市场下架,至今仍未恢复。

蔚来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先是上海建厂计划因政策问题流产,而后车辆自燃、被迫召回,如今公司又陷入裁员风波,李斌甚至通过易车私有化,为蔚来输血。

还有趣头条这一刷新互联网公司上市记录的独角兽,未老已先衰。近期公司内部遭遇大批人事变动,而背后正是趣头条尴尬的增长状况,抛开亏损不谈,最关键的是用户数据下降,其日均用户使用时长连续两个季度下跌,日活与月活用户增速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。

这或许不是巧合,当上海互联网的创业精英们把产品的用户根基从一二线的白领阶层,转移到三四线开外的下沉用户群体,就决定了这些明星公司的争议性以及现在的处境。不只是拼多多、趣头条这两大下沉市场的巨头,小红书的下架某种程度上也和此有关。

根据2018年易观千帆小红书用户使用设备品牌分布,其中IOS用户占比高达64.99%,可以推断出中高层消费用户在小红书占比较大。但Android用户占比与2017年相比持续上升,可见,小红书在用户使用设备上显现市场下沉,开始向三、四线城市用户渗透发展。

用户门槛降低,让平台对内容把控的难度升级,进而内容造假、涉黄以及炫耀之风等一系列风险都开始暴露,由此小红书才招致监管。

上海此前大致兴起过两拨颇为成功的互联网创业者,第一拨以携程、盛大、土豆为代表,第二拨以大众点评的张涛和饿了么的张旭豪为代表。但是盛大衰退,取而代之的正是BAT,大众点评、饿了么被收购,新崛起的正是TMD,这些巨头打败或吞并上海本土的互联网公司,造成了上海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失语。

THE END
广告、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科技资讯_智能硬件_人工智能_创智网-读懂未来&科技的观点和立场。

相关热点

2013年,梁建章临危受命、宣布回归,彼时一直位居在线旅游老大位置的携程,被一群后起之秀打得找不着北,这让原本安心去斯坦福念经济学博士的他不得不火速回国。差不多在同一时间,盛大衰落的预兆已经越来越明显。年初从财报可见,盛大
业界
9月27日消息,据国外媒体报道,日本显示器公司JDI(Japan Display Inc.,简称JDI)日前表示,已接到中国基金Harvest集团(嘉实)退出支援JDI企业联盟的通知。 日本显示器公司JDI JDI再次向投资者说明称,如果无法确保原本预定的800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
快讯
9月27日,万物元气正式宣布获得同程资本数百万元天使轮投资,本轮融资将用于继续升级团队、提升产品研发及用户服务能力,并进一步增加渠道开拓及市场投放的开支。 左:同程资本总经理合伙人娄德明。右:万物元气创始人ceo柏敏 万物元气
快讯
9月25日获悉,优信二手车前首席营销官(CMO)王鑫正式加盟威马汽车,担任威马汽车的首席增长官(CGO),主要负责大市场和公关等业务,并直接向沈晖汇报。 据悉,王鑫拥有多年汽车行业工作经验,在加盟优信二手车之前,王鑫曾任Uber中国高
快讯
9月25日消息,便利蜂2020年策略供应伙伴交流会上,便利蜂联合创始人赵轶璐宣布全国门店数已突破1000家。自2017年2月首批门店开业以来,便利蜂用31个月时间完成了千店目标。 据悉,当前便利蜂的门店主要分布于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南京等8个大
快讯

相关推荐

1
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