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悬浮”在武汉的外地人:请问,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?

业界
2020
03/26
17:30
文/螳螂财经
分享
评论

(阿元的部分信用卡账单)

如今家里的劳动力全部滞留,只出不进的现状,阿元一家的经济又能撑多久?

“如果再熬一个月,我就要卖房了。”阿元发出这句话,附带了两个哭泣的表情。

群里有人发红包给阿元,安慰着她一切都会好的,阿元也随手在群里回馈一个红包,并说:“我的生日愿望就是大家早日回家。”

一群有家不得归的未眠人,在回家的期待中,又点燃了群里的聊天氛围,而此时,已经快凌晨2点。

其实在此之前,阿元发了信息给还拖欠着她费用的客户,告之对方自己吃住都困难,希望转几千块饭钱,但却只得到“今日未得”冷冰冰的四个字的回复。

所以,怎么睡得着?又怎么愿意睡?

起码,在这群里,同是被困失去生计的人,却愿意发红包祝她生日快乐;而本该还给她钱的人,在她有难之际,却是一幅冷漠的面孔。

和阿元大概有同样心情的张益,也睡不着,在群里和大家聊天,寻找精神慰藉。

张益来自湖南益阳,1月23号一家三口回武汉探亲,本来打算1月26号就回家,但没想到,刚到武汉,封城令就下来。

至今,张益一家已经滞留武汉一个多月。

张益的妻子是湖北人,虽然滞留武汉了,在外人看来,回娘家走岳母,好歹有吃有住,不至于流落街头。

当然,张益也表示,没有像部分滞留人员沦落到流浪的地步,确实是他最幸运的事。

只是,流浪是看的见的创伤,而张益的精神里,却有看不见的崩溃。

寄人篱下的难受,贷款的压力,无法复工而停薪的愁苦,不符合救济政策领不到补助金,这些,张益都能默默扛下来,哪怕,其实他已经扛不住了。

THE END
广告合作:13088857078 寻求合作
免责声明:本文来互联网,不代表科技资讯_智能硬件_人工智能_创智网-读懂未来&科技的观点和立场。

相关热点

500人的群,24小时不停有新消息弹出。 有什么好聊的呢? 无非,对于他们来说,这是一个彼此依靠的精神家园。 这个群体来自山川湖海,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想要回去的家乡,但现在, 他们只有一个统一的名字,叫作:滞留武汉的外地人员。 28号
业界
疫情的威胁还在持续,但“复工复学”的进程已然在有序的开展中。不过,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带给企业的思考还远远没有停止。 随着全国疫情形势得到有效控制,企业复工潮也在2月中下旬陆续开启。日前,工信部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公布数
业界
近日,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在内部信中指出,未来一段时间资本市场会变得更冷,要么加速实现公司盈利,要么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艰难地融资,否则只有倒下。 至此,2016年才正式上线的水滴公司,在经历了三年多的载沉载浮之后,迎
业界
在职场飘了五年的陈冬原以为,在年前裸辞,他完全可以从容应对。 去年12月份下旬,陈冬从原来的一家中型游戏公司离职。当天晚上11点钟,他在好友群吆喝了一声:“有啥工作机会想着兄弟。” 由于积累了太多负面情绪,陈冬准备好好过个年
业界
当大浪扑来时,下一秒小船就会被浪头掀翻——这就是中小企业在疫情下的真实写照。 疫情之下,中国经济被按下了“暂停”键。而中小企业由于受系统性风险的严重影响,抗风险能力又偏弱,很多企业都是踩着盈亏平衡线过活,因此成了当下最
业界

相关推荐

1
3